当前位置:0817fc财经梁书·谢胐传 阅读附答案
梁书·谢胐传 阅读附答案
2022-09-17

梁书谢胐传

谢胐①,字敬冲,陈郡阳夏人也。祖弘微,宋太常卿,父庄,右光禄大夫,并有名前代。胐幼聪慧,庄器之,常置左右。年十岁,能属文。庄游土山赋诗,使胐命篇,胐揽笔便就。琅邪王景文谓庄曰:贤子足称神童,复为后来特达。庄笑,因抚胐背曰:真吾家千金。孝武帝游姑孰,敕庄携胐从驾,诏使为《洞井赞》,于坐奏之。帝曰:虽小,奇童也。起家抚军法曹行参军迁太子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复为舍人历中书郎卫将军袁粲长史粲性简峻罕通宾客时人方之李膺胐谒既退,粲曰:谢令不死。寻迁给事黄门侍郎。出为临川内史,以贿见劾,案经袁粲,粲寝之。

齐高帝为骠骑将军辅政,选胜为长史,敕与河南褚炫、济阳江斅②、彭城刘俣③俱入侍宋帝,时号为天子四友。续拜侍中,并掌中书、散骑二省诏册。高帝进太尉,又以触为长史,带南东海太守。高帝方图禅代,思佐命之臣,以胐有重名,深所钦属。论魏、晋故事,因日:晋革命时事久兆,石苞④不早劝晋文,死方恸哭,方之冯异⑤,非知机也。胐答日:昔魏臣有劝魏武即帝位者,魏武曰:如有用我,其为周文王乎!晋文世事魏氏,将必身终北面;假使魏早依唐虞⑥故事,亦当三让弥高。帝不悦。更引王俭为左长史,以胐侍中,领秘书监。及齐受禅,胐当日在直,百僚陪位,侍中当解玺,胐佯不知,曰:有何公事?传诏云:解玺授齐王。胐曰:齐自应有侍中。乃引枕卧。传诏惧,乃使称疾,欲取兼人。胐曰:我无疾,何所道。遂朝服,步出东掖门,乃得车,仍还宅。是日遂以王俭为侍中解玺。既而武帝言于高帝,请诛胐。帝曰:杀之则遂成其名,正应容之度外耳。遂废于家。

(节选自《梁书谢胐传》)

[注]①胐:fěi。②斅:xio。③俣:yǔ。④石苞:字仲容,晋文帝大将,西晋开国功臣。据《晋书》记载,晋文帝死后,贾充、荀勖讨论葬礼采用何种规格,定不下来。石苞当时回朝奔丧,恸哭道:他建立了这样的基业,难道能按人臣的规格安葬吗?⑤冯异:字公孙,东汉开国名将,曾力劝刘秀称帝。《后汉书冯异传》载:光武曰:我昨夜梦乘赤龙上天,觉悟,心中动悸。异因下席再拜贺曰:此天命发于精神。心中动悸,大王重慎之性也。异遂与诸将定议上尊号。⑥唐虞:唐尧与虞舜的并称。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起家抚军法曹行/参军迁太子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复为舍人/历中书郎/卫将军袁粲/长史粲性简峻/罕通宾客/时人方之李膺/

B.起家抚军法曹行/参军迁太子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复为舍人/历中书郎/卫将军袁粲长史/粲性简峻/罕通宾客/时人方之李膺/

C.起家抚军法曹行参军/迁太子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复为舍人/历中书郎/卫将军袁粲长史/粲性简峻/罕通宾客/时人方之李膺/

D.起家抚军法曹行参军/迁太子舍人/以父忧去职/且艮阕/复为舍人/历中书郎卫将军袁粲/长史粲性筒峻/罕通宾客/时人方之李膺/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千金一词,由来已久,历史上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用这两字比喻出类拔萃的少年男子。把少女称做千金或千金小姐,则是元明以后的事。

B.父忧是父丧的婉辞。根据儒家传统的孝道观念,朝廷官员在位期间,如若父母去世,则无论此人任何官何职,必须辞官回到祖籍,为父母守制,这叫丁忧。

C.北面,古代君主面朝南坐,臣子朝见君主则面朝北,所以对人称臣称为北面。

D.中国古代授予官职称拜除,罢免官职称黜夺,提升官职称擢迁,降职贬官叫谪或贬,官员请辞称致仕归故里。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谢胐自幼聪慧,十岁能文,且文思敏捷,王景文和孝武帝都称他为神童,其父谢庄也很器重他。

B.谢胐曾担任袁粲长史,袁粲评价他大有父风,后谢眦调任给事黄门侍郎,因贪污被弹劾,案子经过袁粲,袁粲搁置了此案。

C.齐高帝与谢胐出谈论魏、晋之事,实际上是希望取得谢胐对他禅代的支持,但谢胐并没有附和他,齐高帝对此很不高兴。

D.齐王受禅当天,谢胐作为侍中应当提前解送玉玺,但谢胐故意称病不去,拉过枕头就躺下,最后直接穿上朝服,坐车回家去了。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高帝方图禅代,思佐命之臣,以胐有重名,深所钦属。

(2)帝日:杀之则遂成其名,正应容之度外耳。遂废于家。

答案:

10. C 11.D 12. D

13. (1)齐高帝正要图谋帝位的禅让接替.考虑辅佐他创业的大臣,认为谢胐名望重,深为钦佩瞩目于他。(方禅代佐命以各1分,句子整体通顺1分)

(2)高帝说:杀了他那就成就了他的名声,正应当纵容他而排斥他在法度之外。于是将他罢官在家。(遂容度外废各1分,句子整体通顺1分)

附参考译文:

谢胐,字敬冲,陈郡阳夏人。祖父弘微,南朝宋时任太常卿,父亲谢庄,任右光禄大夫,两人在前代都很有名。谢胐小时候聪明慧敏,谢庄很看重他,常常把他带在身边。谢胐十岁就能写文章。谢庄在土山游玩赋诗,让谢胐命题,谢脑提起笔就写好了。琅邪的王景文对谢庄说:你儿子足以称为神童,更会成为后人中特别有出患的人。谢庄笑了,就轻拍着谢胐的背说:你真是我们家的宝贝。孝武帝在姑孰游玩,敕令谢庄带谢胐跟随车驾出行,下诏令让谢胐作《洞井赞》,谢胜在坐处就将《洞井赞》奏上。孝武帝说:他虽然年纪小,却是个神童。谢胐初仕任抚军法曹行参军,升迁为太子舍人,因父亲去世而离职。服完丧事,又做舍人,历任中书郎,卫将军袁粲的长史。袁粲生性简慢严厉,极少交往宾客,当时的人们将他与李膺类比。谢胐拜见完他退下后,袁粲说道:这是谢庄(谢庄曾任中书令,故称谢令)不死啊。不久调迁为给事黄门侍郎。出任临川内史,因为贿赂的事情被弹劾,案子经过袁粲处,袁粲搁置了此事。

齐高帝做骠骑将军辅政时,选举谢胐做长史,敕令与河南的褚炫、济阳的江教、彭城的刘俣一起入朝侍奉宋帝,当时号称为天子四友。接着又拜授为侍中,并且掌管中书、散骑两省的诏册文书。后高帝升为太尉,又选用谢胐做长史,兼任南东海太守。齐高帝正要图谋帝位的禅让接替,考虑辅佐他创业的大臣,认为谢眦名望重,深为钦佩瞩目于他。(高帝与谢胐)谈论魏晋旧事,就说:晋代改革天命时运的变故很久以来就有预兆了,石苞不早些鼓励晋文帝即帝位,死了才痛哭他,与冯异相比,是不知道时机啊。谢胐回答道:原来魏国有鼓动魏武帝即帝位的大臣,魏武帝对他们说:如果天命有用得上我的,大概就是做个周文王吧!晋文帝一生侍奉魏氏,必将是一生面北称臣;假如魏武帝早先依了唐虞谦让的旧事,那么晋文帝也该多次辞让才更显其高风亮节。高帝听了他的话很不高兴。就转而引荐王俭做左长史,让谢胐做侍中,领秘书监职。到齐高帝接受禅让那天,谢胐当天轮值,百官

陪坐,侍中应当去解下玉玺,谢胐假装不知道,问:有什么公事?传诏的人说:解下玉玺授予齐王。谢胐说:齐自己应当有侍中。就拉过枕头睡觉。传诏的人惧怕,就让他声称有病,想另找别人代替。谢胐说:我没有病,说的是什么话。就穿上朝服,走出东掖门,然后坐上车,就回了住处。齐高帝当天就用王俭作为侍中负责解玉玺。不久武帝对高帝说,请求杀掉谢胐。高帝说:杀了他那就成就了他的名声,正应当纵容他而排斥他在法度之外。于是将他罢官在家。

请上wydclub.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